【练笔】《阿撒托斯》(奇异文风警告)

《阿撒托斯》
By OCEANGREEN

他睁开双眼。看得见的黑色霉菌在苍白的墙壁和天花板上蔓延,看不见的腥湿气息一点点地钻进他麻木的鼻孔。温暖的被单和床褥将他拥入怀抱,抚摸着他的每一寸皮肤。他知道自己必须去上班,可他不想离开。他知道窗外等待自己的是一个灰色、毫无生气的世界,可他别无选择。闹钟刺耳的声音传入耳中,令他昏昏欲睡的大脑不胜其烦。他闭上了双眼。

他睁开双眼。他站在地铁站里。看得见的人流包围着他,男女老少的声音在他四周回荡,交汇成非人的呢喃。看不见的热度钻进他的衣衫,让粘稠的汗液顺着他的皮肤流淌。列车进站了,汽笛声像战鼓一样刺激了每个人的耳膜和心脏,于是他们纷纷转身,向车门冲锋,高声抱怨着、叫骂着。他被卷入人流,不由自主地向前,向前,向前。他闭上了双眼。

他睁开双眼。他坐在办公桌前,俯瞰窗外。看得见的青黑色天空之上,乌云化作搅动不止的漩涡;看不见的人群藏身于浓雾和烟尘之后,人声、车声和无数窗口朦胧的灯光一起形成了一幅如梦似幻的景象。电脑屏幕上的指针轻轻地闪动着。沉重的皮靴声开始接近,于是他全身一震,急急忙忙地将手放在键盘上。几秒钟之后,噼里啪啦的打字声充斥了房间,充斥了他的耳膜,阻塞了他的大脑,令他无法思考。皮靴声远去。他闭上了双眼。

他睁开双眼。他站在天空之下。头顶上看得见的漩涡离他越来越近,(他知道这只是错觉。也许春天的天色就是这样,阴沉沉的,让人喘不过气来)身后看不见的人群叫骂着,让他赶快死开,因为他们还要排队上车。他木然地向旁边踏出一步,于是黑色的洪流携着汗臭奔腾而过,无数只肩膀撞击着他,将他推到一旁,挤倒在地。冰冷的水泥地吻上他的面颊。他闭上了双眼。

他睁开双眼。他坐在回家的公共汽车上,窗外下着雪。看得见的雪花纷纷落下,看不见的热度在空气中闷烧。灼热的雪花贴在车窗上,摸起来烫手得很。车停了,他看向窗外:一个等车的女孩举着红色的小伞。伞上冒起了烟,可她自己却毫无觉察。周围的人们纷纷让开,女孩困惑地四下张望。雪花钻进伞面炭化的缺口,贴上她洁白的脸颊,于是她瞪大了美丽的双眼,把嘴巴张得老大老大。红色的小伞冒起了火苗,掉在地上。女孩抽打着自己的脸,沿着人行道一路狂奔,带着烟和火消失在路边。他闭上了双眼。

他睁开双眼。他刚刚洗完澡,坐在客厅里,手中拿着一罐冰冷的啤酒。妈妈正在厨房叫他,她的声音像60年前一样温柔,甜美,可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大一样。他握紧妈妈的黑白照片——那是在她葬礼那天请人裱上的。妈妈的声音渐渐地变得不耐烦起来,他知道自己别无选择,因为他不能让妈妈生气。他站起身来,拉开厨房的大门。妈妈不在哪里。妈妈从来就没有等过他。她总是急着去上班,急着去找史密斯先生,急着去看望祖母,急着去买东西。她没有时间陪他玩儿,没有时间参加爸爸的葬礼,没有时间等他喝完一罐啤酒。煤气炉上冰冷的蓝色火焰缓缓地跃动,在铁锅底部留下厚厚的冰层。他叹了口气,闭上双眼。

他睁开双眼。他在天空之下奔跑。他路过被厚厚冰层笼罩的便利店,路过燃烧的汽油站,路过融化的大树和漂浮的汽车。柔软的柏油路面伸出黑色的手指,挽留着他的双脚。雾气中看不见的面孔轻轻地对他耳语,述说着古老的传说和亵渎者的信仰。约翰推着燃烧的婴儿车走过,向他挥手致意,大声问候。他看着约翰和小车一起慢慢沉入黑色的沥青——父亲和婴儿的脸都是黑色的,就像通向深渊的崖口。他闭上了双眼。

他睁开双眼。看得见的群星围绕着他,洒下温柔的光芒。看不见的黑暗摄住了他,令他的大脑与肉体麻木沉沦。他张开嘴巴,发出嘶哑空洞的声音。无数张看不见的嘴巴与他一起嚎叫,融合成无法描述的音乐。

黑暗用温暖的无形之褥将他拥入怀抱,抚摸着他的每一寸肌肤。他知道自己不用去上班了,外面灰色的世界已经不存在了。

不会再有闹钟了——他可以睡到自然醒。

他闭上了双眼。

评论(8)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