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短篇】《英雄》

《英雄》




By OCEANGREEN




伟大的英雄挥舞着银光闪闪的利剑,劈向布满锈迹的门栓。削铁如泥的刀刃切开了古老的铁链,于是沉重的黑色大门在铰链的尖叫声中轰然开启。




英雄沉重的皮靴在黑暗的殿堂中咚咚作响,惊起团团尘埃。红色的披风在一片漆黑之中高傲地飞舞,恰如凯旋的军旗。他在大殿中央站定,朗声报出自己的姓名,并命令此地的主人现身迎接。




骨瘦如柴的僧侣正在祭坛前虔诚地祈祷,听到他的声音便抬起头来,颤颤巍巍地走了过来。“欢迎光临!不知阁下是谁,来此有何贵干?”




英雄为僧侣的孤陋寡闻所震惊。他把长长的宝剑收入剑鞘,大声说道:“没想到你居然没有听说过我的名号!我曾屠尽了在王国东境劫掠的蛮族,降服了在南部的深渊之中腐化人心的恶魔。我曾将巨龙的首级插在长枪上绕首都游行,所有的敌人听了我的名号都要四散逃命。”他挺起胸膛,又加了一句——“人们都把我叫做伟大的征服者,战无不胜的英雄。”




僧侣吃惊地望着他。“哎呀,那您一定是一位大人物了。”




英雄厌倦了僧侣的无知,便决定结束无聊的寒暄,直入主题。“我刚刚征讨了那些玷污我国领土的游民,将他们劫掠得来的财富付之一炬。在回来的路上,我发现这座古老的寺庙中有人点灯,便前来查看,以防歪门邪道在此扎根,祸害百姓。”




僧侣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伟大的征服者呀,您无需担心。我是一个来自远方的苦行僧,这座寺庙在古代曾经供奉过我所敬畏的神明,我只是途经此地,前来祭拜一番罢了。”




英雄不屑地抬起头来,看向那破败的神像。他第一次来到此地是十几年前的事了,而早在那时这里就已是一片荒无人烟的废墟。神像和他记忆中的一样丑陋不堪:头部就像一个凸凹不平的椭圆形肉球,每个坑洼中都雕着一只眼睛;上半身虽说有点人样,但却瘦得可怕,还长着三条手臂,每条都有四、五个关节。下半身根本就没有腿,只有一大堆树根般相互缠绕的肉须子。




“哈!这就是你敬畏的东西!”他不屑地大叫起来,“依我看,它倒和童话里藏在床底的妖怪有几分相似!”




“我们的神明的确可怕,但他也是最最伟大的。”僧侣丝毫不曾发怒,只是虔诚地低下头来,双掌合十。“请您看看那神像之下的文字罢。”




英雄眯起眼睛。他从来没有接近过那尊丑陋破旧的神像,更没有注意基座上雕刻的古文。此时,他走上前去,细细阅读那饱经岁月磨损、有些难以辨识的浮雕。只见上面写的是:




————————————————————————————




赞美这位伟大的征服者吧!




无论贵族贫民




都能在他的怀抱中找到归宿。




————————————————————————————




英雄的目光停在第一句话上。“伟大的征服者!”他自言自语地说,“那么,这里供奉的想必是一位古代的将军。他和我一样,曾经征伐四方,留下了传说,才被人当作神明。”




僧侣听到他的话,不禁笑了起来。“不,您误会了。我们的神明不曾征伐任何人。他既不审判,也不指责。然而他的确是一位征服者,因为无论是多么伟大的人,到头来都只能对他称臣。”




英雄转过头来问:“那么,你们崇拜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僧侣恭敬地向着神像行礼:“我们崇拜的是死亡,他征服一切,也接受一切,因为他便是一切的终结。”




英雄先是一愣,旋即哈哈大笑。“死!”他咆哮着抽出宝剑,狠狠地劈了下去,在神像的基座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凹槽。“我告诉你,异教徒。我已经征战沙场几十年了,从未害怕过死。只有懦夫才会怕死,真正的信徒决不会被死亡所束缚——因为他们在死时必将升上天堂。”




就在这时,大地忽然颤动起来。古老的地砖开始起伏,尘埃和碎屑从开裂的横梁间纷纷落下。




“神明发怒啦,”僧侣惊惶地大叫起来,“请您快跪下祈祷吧!死亡是宽容的,只要您诚心道歉,必然会得到谅解。”




英雄犹豫了。突然出现的异像纵然令他心慌,可他毕竟见多识广,没有自乱阵脚。东方的巫师和巨龙也能招来狂风和地震,然而他们都被他砍掉了脑袋。沼泽里的魔兽能够呼唤闪电,可他却在被雷电击中之前刺穿了那怪物的心脏。是的——他是个伟大的征服者,就连超自然之物也只是他的手下败将。




于是,他不屑地冲僧侣吐了口吐沫,高举宝剑走出了寺庙。




“恶魔!”他把宝剑指向天空。“快快现身,与真正的勇士面对面地决一雌雄!”




震动停止了。英雄哈哈大笑,转身看向从寺庙中走出来的僧侣。“看哪!”他不无讥讽地说,“你的神明也不过如此,它连与一个战士堂堂正正地决斗都不敢。”




僧侣面色苍白地摇了摇头。“可是,死亡已经抛弃了您!”




“你要是这么想的话就请便吧!”英雄对僧侣的迷信感到厌恶。他头也不回地迈步离开,却一不小心踩进了地上的一道裂缝——那是刚才的地震所造成的。




可怜的英雄就这么一头栽了进去,在冰冷坚硬的石壁之间翻滚、撞击、下坠,发出噼噼啪啪的骨折声。僧侣惊骇地奔到裂缝边向下呼喊,却只看到无尽的黑暗——裂缝至少也有几百米深。




英雄躺在裂缝底部的黑暗之中,惊骇地惨叫起来。他的身体被尖锐的石笋贯穿,肋骨从胸前一根一根地穿了出来,可死亡却没有如期而至,将他迎入怀抱。




“快祈求神明的原谅罢,”僧侣听到了他的哭嚎,连忙大声叫道,“只要您诚心祈祷,他的大门便会向你敞开。”




可是高傲的英雄无法承认失败。他大声咒骂,徒劳地用血肉模糊的臂膀挥舞断剑——因为那是他全身唯一还能动弹的部位了。无奈之下,僧侣只好跑到最近的城镇,叫来了帮手。可等他们赶到现场,却发现地缝早已闭合,而英雄嘶哑的咒骂声依旧从脚下传来。




此事记载于一份古老的爱尔兰史诗之中。曾经的寺院早已被湖水淹没——有人说,如果你在湖中潜水,至今还能隐约地听到他咒骂死亡的声音呢。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