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练笔】《直觉》

《直觉》
By OCEANGREEN

你相信直觉吗?

五分钟以前,我大汗淋漓地推开家门,一屁股坐在柔软的沙发上,闭上双眼,让身体里的每一块肌肉尽情放松。很快我就可以打开冰箱,享受美味的晚餐,然后在卧室里听着摇滚乐嗨上几个钟头,将白天的种种不快抛到脑后。

可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后颈一阵发凉:有哪里不对劲。

直觉这东西就像信仰一样,信则灵,不信则不灵;而我一直对自己的直觉充满信心。于是我站起身来,扫视房间:一切都和我早上离开家时别无二致——早餐的碗碟还静静地躺在餐桌上;厚厚的绒布窗帘也还是拉得死死的,透不进一丝阳光;就连那件从唐人街淘来的青花瓷花瓶也还好好地摆在电视机旁的茶几上。

我拉开窗帘,仔细检查每一扇窗户——所有窗拴都锁好了。我皱着眉头转过身来,走向摆着花瓶的茶几。那里放着我平时买东西找来的一大沓零钱,总共二十几美元。钱一分未少,但这并不说明问题:毕竟梁上君子可不是这座都市里唯一需要提防的人。

突然,一股既熟悉、又陌生的气味钻进了我的鼻孔。那是超市里生肉摊位上经常能嗅到的味道:一股淡淡的腥气,让人想起生铜与铁锈的怪味。我的双手下意识地握成了拳头,

我一面紧张地环视四周,一面溜到厨房,抓起了一把菜刀。在这种时候,我多么希望家里能有把手枪呀!可是我一向不喜欢枪,也没学过射击。我父亲在40岁那年陪叔叔一起去打猎,不小心打中了叔叔的膝盖;从此叔叔再也没能从轮椅上站起来过。

我的目光投向卧室房门——门咧开了一条缝儿。我记得早上离家前把门关好了,但也许是我记错了。当我小心翼翼地靠近之际,听到了门内悉悉簌簌的摩擦声。

我闭上双眼,深吸了一口气,抓紧手中的刀子——然后大喝一声,踹开了房门。

女孩发出一声尖叫,发疯似地从门边逃开。看到她那血迹斑斑的右手手腕,我马上就明白了一切:她肯定是趁我不在的时候挣脱了一侧的手铐。上一个女孩在陪我玩了三个通宵之后咬断了自己的舌头,我只好重新寻觅玩伴——眼前的这位是我今天凌晨刚刚带回家来的。

要是我回来的再晚一点儿,没准她早就逃之夭夭了。

我大步走上前去。女孩拼命地摇着头,连连后退,可左手尚未解开的手铐却限制了她的活动范围。我微笑着捂住她的嘴巴,用另一只手打开了音响的开关。震耳欲聋的摇滚乐在室内回荡,淹没了她的尖叫。

我是一个相信直觉的人——而我的直觉也从未让我失望。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