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练笔】《楼下的人》

《楼下的人》

By OCEANGREEN


我站在高高的三楼阳台上,俯瞰卵石铺就的街道。天正下着雨,来自教堂的钟声穿过雨幕,敲击着我的耳膜,令人心中发慌。


楼下有一个人。他的面孔完全淹没在帽檐下的黑暗之中,四肢细得像立在田间的稻草人,却长得出奇。他在刺骨的秋雨中静静站立,连伞也不撑,任凭冰冷的水雾顺着寒风扫过房屋和教堂、扫过空荡荡的大街,将他的身形化为朦胧的剪影。


他就这么站在雨中,不顾帽檐滴满水珠,也不顾潮气沾湿破旧的大衣。他垂在身体两侧的手上长满了重重叠叠的暗色硬疖,角质化的皮肤早已开裂,血肉模糊;黑色的指甲从丑陋弯曲的手指末端伸出,像野兽的爪子一样肮脏。


我用双手紧紧地握住阳台的石质围栏,心怀恐惧地注视着他。我知道他是谁,更知道他的到来意味着死亡。


终于,幽灵般的身影抬起头来,看到了我。那是多么可憎的面孔!那长满囊肿的脸简直就像是撒旦专为亵渎上帝而铸就的面具。他挥舞着双臂,像一具从地狱里钻出来的活骷髅一样向我家的院门冲来。我仿佛听到了他那扭曲浮肿的关节在薄薄的衣衫之下发出令人作呕的咔咔声。


我本能地后退了一步,想要逃回家中,关上所有窗户,在那温暖的壁炉前寻求庇护;可是他的声音却在我的耳边响起,迫使我停下了脚步。


“亚当!开门!”嘶哑可怖的嚎叫声从他窟窿般的嘴巴中传出。“好久不见了,亚当!我就知道你在家……我已经在这一带转悠了好久了……”


我的双腿不听使唤地颤抖着。“你走吧。你我之间毫无瓜葛了。”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鼓足勇气,从嘴里挤出这句话。


他那长满黑疖的面孔上几乎看不到任何表情,可他的声音却比方才更加嘶哑了几分。“为什么?”


我的双手和声音一同颤抖着。“你不能进来。走吧,求你了。”


“是我呀,亚当!”他浑浊的双眼死死地盯着我看,令我不由自主地低下头来,回避那可怕的目光。


“我知道。”我说。


片刻沉默。


“我懂了。开门吧!我只待一晚。一晚就走。”他黑色的嘴唇慢慢地蠕动着。


我咬紧牙关,下定了决心。于是我弯下腰来,架起了放在脚边的弓箭——这就是我的最后通牒。


“我诅咒你,亚当!”他非人的嘶嚎声在破败的都市上空回荡。“你这无情无义的——”


“滚!”我突然涨红着脸咆哮起来。驱使着我的不是愤怒,而是恐惧——以及希望掩饰那份恐惧的懦弱。


我的手指松开了绷紧的弓弦,利箭呼啸着插入他脚边的泥土。他怪叫一声,转身逃走了。


长弓从我的手中跌落。我看着哥哥蹒跚着消失在夜色之中,不由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用双手捂脸,浑身发抖。远处的雨雾间,无数与他一样丑陋悲惨的人影正披着破烂的衣裳在雨中瑟瑟发抖,寻找容身之所。


哥哥是在7年前与妻子一起搬到科莫的。如今,他和其它难民们一起逃离了瘟疫肆虐的科莫,把黑死病带到了米兰——带到了我们的城市。


——1630年3月1日,米兰。亚当·佛朗西斯科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