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手原创】《心理治疗》

《心理治疗》
By OCEANGREEN

约翰·爱德华兹朝地上吐了口吐沫,然后用穿着拖鞋的脚踩了上去。“一边儿去,医生!别浪费老子的时间。我再过几个钟头就要上电椅啦,还是让我一个人清静会儿吧!”

医生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纸笔。“爱德华兹先生,请您稍微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毕竟根据法律规定,犯人在处刑以前必须接受心理治疗……”

“那你的活儿已经干完了。我的心理健康得很。”约翰不以为然地翘起二郎腿,望着铁窗外阴云密布的天空吹了声口哨。

医生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作为一位经验丰富的老手,这点困难是吓不倒他的。他小心翼翼地调整着自己的语气,希望引导对方敞开心扉。“但是,您就不想聊点什么吗?我本以为像您这样经历丰富的人会有许多故事可说呢。”

约翰哼了一声,连头也不回。“你来就是为了这个?听一个糟老头讲故事!呸!得了吧,没什么值得一提的事儿。”

很明显,患者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抗拒到底;见此情景,医生决定放手一搏:“不如谈谈您杀害自己的儿子和6名无辜学生的事怎么样?”

这句话终于让约翰有了反应。只见他忽然扭过头来,用手撑着桌子站起身来,眯着眼睛俯视医生。“臭小子,你想对大爷我说三道四吗?”

“当然不是。”医生不动声色地与他对视。在片刻沉默之后,约翰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他一屁股坐回靠背椅上,咧开嘴巴,露出满口黄牙。

“那就好!没人能对老约翰说教!”他得意洋洋地大声说道,“我可告诉你:别看我今年已经快65了,还成天喝得醉醺醺的,但谁也别想对我说一个不字!这可是规矩!”

“当然,当然。”医生点头表示赞同。“所以,您用汽油烧死您的儿子的动机是——”他低头翻开案卷看了一眼。“——因为他不肯用打工挣来的学费帮您卖酒喝?”

“太对啦。”约翰使劲儿一拍大腿,“那小子以为自己翅膀硬了,看不上老头子我了。瞧瞧,到头来还不是我说了算?想当年,我在西大街收保护费的时候,那叫一个风光啊!要不是那些见钱眼开的小王八羔子跑到条子那儿告密……”

说到这里,他忽然止住话头,茫然地望着房间对面暗灰色的水泥墙,仿佛陷入了沉思。

“那么,在火灾中遇难的另外六名受害人……”医生试探性地问道。

“与我无关,只能怪他们运气太背啦。”约翰不耐烦地耸了耸肩膀。

“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约翰使劲儿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很明显,他已经失去了继续谈话的兴趣。

医生在一面连连点头,一面在病历本上奋笔疾书。他的大脑飞速运转,试图利用有限的信息对病人做出诊断。

——嗯,这样就差不多了。

“多谢您的配合,约翰先生。我相信,根据您给出的信息,我一定能为您提供对症有效的治疗。”

“没必要。现在快滚吧,老子已经四五天没睡过好觉啦,得趁着上路前好好休息一下。”

听到这话,医生眼中一亮。“啊哈。这一点我倒是能帮到您。”

“怎么帮?“

“看您问的!治疗失眠可是我的专长之一。”看到约翰满脸狐疑的表情,医生不慌不忙地摘下眼镜、塞进上衣口袋,然后从手提包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玻璃酒瓶——“不过在开始以前,先来点威士忌定定神如何?”

联邦监狱的常客,前帮派成员,以及杀害7人的凶手——老酒鬼约翰看着医生将亮黄色的液体倒进标有州立监狱标志的纸杯,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口水。对于他来说,这个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

不出半个钟头,约翰就从睡梦中惊醒了。他四下环顾,这才发觉医生早已在自己酣睡时离开了。

他骂骂咧咧地揉着眼睛,一边扫视小小的单人牢房,一边打了个长长的饱嗝。威士忌的香气与腹中的酸味一起从胃里翻了上来,在口鼻间回荡。约翰站起身来走到桌边,拿起小小的纸杯,往里张望——但酒自然是连一滴都不剩了。

“去他娘的。”他一巴掌将杯子打飞了。

一只焦黑的手不知从哪里伸了过来,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他下意识地抬头一看,映入眼帘的却是艾伦·爱德华兹——也就是他那被汽油烧死的儿子——漆黑干裂的脸庞。

“嗨,老爸!”那幽灵张开冒烟的嘴巴,哑着嗓门说道。

————————————————————————————————————————

医生在发动汽车时听到了约翰惊恐万状的尖叫声。他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知道自己的治疗已经生效了。此时此刻,他不由得想起在大学里听教授说过的一句话——“罪恶感和羞愧之心是人类心理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对于反社会人格障碍患者来说,唤起这些情感是极为重要的。”

他有些担心自己掺进酒里的致幻剂会被人发现。不过不要紧——一来犯人马上就要被处决了,二来那种药物经过特殊处理,很难被一般的化验程序检查出来。

再说了:要治愈病人,不冒点风险怎么行?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