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守护天使》

《守护天使》

By OCEANGREEN


你相信守护天使吗?我相信,因为我自己就有过一位。


他从来不会在我面前现身,只是悄悄地在我耳边讲话。我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是在刚上幼儿园的时候。当时,我站在托儿所的大门旁,看着妈妈转身离去的背影嚎啕大哭;突然之间,一个声音不知道从哪儿飘了过来——


“别……哭。”


我诧异地四下张望,却看不到一个人影。“你是谁?”我问。


他没有回答。但自那以后,他就开始与我说话了:起初只是一两个单词,后来又发展到断断续续的词组和短语。


“苹果。”


“女人。”


“人。丑。苹果。红”


“香味。我。喜欢。”


“你的。我的。我们。一起。”


你问我害怕不害怕?要知道初生牛犊不怕虎——没有看过恐怖故事,从未听说过幽灵与恶魔的小孩子是不知道害怕的。我和爸爸妈妈提起过他的事情,可他们只当我是在与想象中的朋友说话;现在的孩子经常这么干,你懂的。再说了——他只会在我自己独处时开口,从来不肯对别人说话,就算是爸爸妈妈也没有听到过他的声音。


于是我决定不再在家人面前谈论他的事了,只是任凭他继续说下去。其实这样也蛮有意思的——有时候他还能与我对话,比如:


“你知道吗,今天晚上吃土豆炖鸡。”——这是我说的。


“土豆。鸡。我们。吃。”——他的回答。


我知道,这听起来很无聊;但我从小就是个内向的孩子,在学校里难得交到朋友,所以有这么一个解闷的法子倒也还算不错。


等到我长大一些,看过了故事,也听过了牧师的布道,便开始揣摩和我说话的……他……到底是什么东西。到那时,我早已完全习惯了他的存在,根本谈不上害怕,只是好奇而已。我想过幽灵,也想过妖精。有一次,我决定直接问问他自己。


“嘿。”


“嘿……?”


“你是什么?”


“我。是什么?”


“说真的,伙计。你一直跟在我身边,总该有个名字吧?你是谁?是幽灵?妖精?天使?还是别的什么?”


“我。不知道。”


我想,他说的是实话——一个连句子都说不通顺的人(如果他还能算人的话)是撒不了谎的。


有那么一阵子,我为了搞清他的真面目而翻遍了手头的每一本故事书,还到网上查了不少资料(说实话,我就是这么学会上网的)。creepypasta网站上记载了许多与幽灵遭遇的故事,但我又觉得它们与自己的经历不大一样。后来,在我12岁那年的感恩节晚餐上,爸爸喝醉了酒,偶然对我说起一件事情。


“你知道吗,宝贝儿。”他醉醺醺地说。“你生下来时是个双胞胎呢!可惜呀,你弟弟一出生就死了……”


我本想再多问几句,可妈妈却急匆匆地叫爸爸别说了——“这种事怎么能讲给孩子听!”我只得作罢。


那天晚上,我软泡硬摩,也没能从老妈那儿问出更多信息。她只是说我有个双胞胎弟弟,身体不好,出生时就去世了。听到这话,我灵机一动,自以为找到了答案。对于当时只有12岁的我来说,也就只能得出这个结论了。我的守护天使一定是弟弟的灵魂——他从未离开过我,一直在身边守护着我。就是这样。


于是那天晚上,我关上房门,开始与他对话。


“喂,你是我弟弟吧?”


“弟弟?”


“对。你,弟弟。我是你哥哥。”


“哥哥。我,弟弟。”


“我是你哥哥。你是我弟弟。”


“哥哥。我——弟弟。”


我突然觉得很高兴——是的,他认可了。这样一来,我终于揭开了这个谜团。这简直像电影里一样!一个12岁的孩子与弟弟的灵魂一起生活,一起探险……


酷毙了。


何况故事里也是这么说的——一个人的守护天使往往是他早已过世的亲人,比如妈妈,爸爸,兄弟姐妹什么的。不是吗?


从此以后他就一直叫我哥哥。在高中里,我俩一有机会就躲到厕所或操场的角落里聊天解闷。


“弟弟,你看,那边的女生很棒吧?”


“女生。漂亮。”


“我想和她说话,但她可能不理我。”


“哥哥。很帅。”


“我是说,她可是我们的班花!就凭我……”


“哥哥,很帅。”


听到他这么说,我突然找到了勇气,做了一件对于我这样内向、怕羞的孩子来说难以想象的事——我微笑着主动走到那个女生面前,与她搭讪。猜猜结果怎么样?她成了我的女朋友,一直到高中毕业才分手。


此后,每当我拿不定主意的时候,就会悄悄与他说话。他从来不会拒绝我,也不会嘲笑我。


“哥哥。可以。”


“哥哥。很聪明。”


“哥哥,很厉害。”


渐渐地,我不再害羞了。我有了朋友,成绩也变好了。我每天与同学们在一起嘻嘻哈哈,变得爱玩爱笑。


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与我说话的次数渐渐变少了;毕竟,正如我之前所说的那样,他只有在我一人独处的时候才会开口。


一转眼十年过去了,我已经到了大学毕业的年纪。自从我住进学院宿舍以来,就极少听见他的声音。说实话现在我已经不再需要他了——我有了更多的朋友。


有一次,我正在和班上的女生拍拖,他忽然开口了——“哥哥?”声音很小很小,好像害怕我会责骂他似的。


我没有理会他,可他却又叫了一遍。我的女朋友居然听到了。


她皱了皱眉:“刚才有人说话吗?”


我的脸红到了脖子根儿,连忙胡乱聊了几句,搪塞过去。过了一会儿,我借口钻进厕所,冲他大发脾气。


“你呀,怎么就不懂场合呢?现在正是关键时刻,别捣乱!”


他沉默了许久。“哥哥……对……不起。”


此后有那么一阵子,我的“弟弟”,或者说叫他守护天使也好——似乎彻底消失了。就在我快要淡忘他的存在,将这一切掩埋于童年的回忆之间时,他却以我从未料想过的方式揭示了自己的真面目。


那是在我的毕业典礼上。纵然周围站满了学生与老师,他还是开了口。


“哥哥?”他说。


我吃了一惊——“你干什么?这儿人太多了!”我真担心周围的人会以为我得了神经病。


他沉默了许久才再次开口。


“再……见。”


在那一瞬间,我忽然感到胸口一阵剧痛,仿佛有人将一把锋利的刀片撒进了我的胸腔。同学们看着我晕倒在地,不省人事,连忙叫来了救护车。


医生说我的胸腔内部长了一个巨大的瘤子,与肺部和主动脉相连,必须开刀切除。他们划开了我的胸口。即使在昏昏沉沉的麻醉状态中,我还是听见了护士的尖叫声。


当我看见他们从我体内取出来的瘤子时,我也开始尖叫起来——然后再次晕了过去。等我恢复意识时,妈妈就坐在我身边。我叫她立即把弟弟的事情和盘托出——每一个细节都要说清楚;而她也自然而然地照办了。


没错,我的确是双胞胎——但我的弟弟却是个死胎。不只是死胎,他在出生时就没有脑袋。爸爸被吓坏了,妈妈当场就晕了过去。医生说这是一种罕见的畸形——几百万个婴儿中只有一例。他叫我的父母节哀顺变,毕竟还有一个健康的孩子呢,不是吗?


就这样,我知道了两件事情:

第一,我知道了“他”的声音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第二,我终于知道弟弟的脑袋跑到哪里去了。


评论(7)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