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救救我》

《救救我》
By OCEANGREEN

杰克住在一座小小的农场上。

他已经忘记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从曼哈顿搬来的了,但那并不重要。这里可真是个环境优美的好地方!听哪,鸟儿正在树梢上唱歌,它们悦耳清脆的声音令人心旷神怡;极目远眺,只见碧绿碧绿的草场一直延伸到地平线上,与蔚蓝色的天空交接,活像一幅风景画。徐徐微风吹动着脚下翠绿欲滴的青草,带来丝丝凉意。

半个小时以前,杰克刚刚吃完了一顿丰盛的早餐——一杯鲜牛奶加上烤面包,煎鸡蛋和香肠——而现在他正哼着小曲在草场上漫步。啊!远离都市喧嚣的生活是多么美妙!他很高兴自己在退休后选择了这片农场安度晚年。这绝对是他一生中最明智的决定了!

没错,杰克已经退休了,但他曾经是个警察,一名刑警。那可真是个玩命的活计!他还记得自己的搭档叫做马林。那可怜的家伙曾经是杰克最好的朋友,但现在他已经——

马林已经怎么了?杰克想不起来了,就像他想不起自己在农场上住了多久一样。好吧,既然如此,管他呢。

他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下来,闭上眼睛,倾听风儿的细语。

“救命啊!”

他皱了皱眉,开始四下张望——是谁?

啊,就在那儿!在远处的一棵大树下有两个人。杰克看不清他们的长相,因为树荫遮挡了他们的面部。

有一个和杰克差不多年纪的中年人正趴在地上,拼命地朝着他挥动手臂。“救命啊!”他嘶哑的声音顺着风飘到杰克耳中。“救命啊!!”

不知带为什么杰克觉得这人看起来有点眼熟,但他来不及细想了,因为站在中年人身后的另一个身影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力,令他浑身发凉,汗毛倒立。

那是一个个头足有两米来高的男子,身披一袭黑色雨衣,整张脸都隐藏在兜帽的阴影中。他的手中紧握着一柄锋利的消防斧,斧刃在阳光下泛起点点寒光,让杰克想起了电影中刽子手的刑具。

倒在地上的中年人慌慌张张地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就开始以笨拙的动作向前爬行。他为什么不站起来逃跑呢?也许是因为他腿上有伤,但杰克距离两人实在是太远了,看不清细节。

“救命啊!!!!”撕心裂肺的呼救声再次响起。杰克本能地向前走了一步,但就在这时手持斧头的黑衣人却突然抬起头,死死地盯着他。虽然他看不清对方的脸,可那人的眼睛却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其目光如此锐利,仿佛要刺穿他的灵魂。他只得乖乖停住脚步,眼睁睁地看着那柄锋利的斧头被高高举起,然后——

然后停在了半空。

黑衣的家伙还在看着他,但现在倒在地上的中年人的目光似乎也侵入了他的大脑。他们就这么静静注视着他,好像在期待着他下一步的决定。两双眼睛——一双冷漠,一双绝望。

不,这是我的幻觉。他们不可能——

但当他看到阳光在斧刃上的反光时,他明白了——这不是幻觉,也不是梦境。他是个警察,至少曾经是。他应该冲上去,伸出援手。

但接下来怎办?难道他要赤手空拳和那怪物搏斗,为趴在地上的人争取时间逃走?是的,也许他能做到,但这样一来他自己就会死。他已经退休了,因此不会有人在他死后为他颁发勋章;没有人会惦记他,也许除了他的前妻以外——她至少会花点时间跑到他的墓前吐吐沫。

再说,即使杰克真的奋不顾身地冲上去了,那可怜虫也未必能逃得掉。瞧瞧他那副样子!他的腿肯定受伤了。让他以这种状态爬到安全地带需要多久?半个小时?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

所以,杰克转身逃走了。就在那一瞬间,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彻了整个农场。他觉得自己听到了血肉撕裂的声音——当然这根本不可能,因为他距离那两个人至少也有几百米。一定是他的听觉欺骗了他。

杰克跑回自己的房间,锁上所有门窗。然后,他打开冰箱,倒了杯啤酒,在起居室里坐下,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试图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

第二天,杰克总算鼓起了勇气,决定带上猎枪去昨天那两人所在的树下看个究竟。当初的一切简直像是一场噩梦,但万一真的有人遇害了——

(被消防斧砍掉脑袋切成碎片血肉横飞但我没有去救他我应该去救他我是个警察)

闭嘴!别胡思乱想了!

假如树下真的有尸体,那他就得报告当局。反之,如果那儿什么都没有,他就能心安理得地告诉自己:整件事情只不过是一场令人作呕的白日梦罢了,是他的大脑对于他服役期间经历的某种回溯。一定是这样。

由于杰克每天散步的路径都是固定的,所以他没花多久便找到了那棵树。当他举着猎枪,慢慢走向那可怕的地方时,他的心跳开始渐渐加速,呼吸也变的急促起来。

但树下当然什么都没有。是的,那只不过是一棵很普通的苹果树,没有死人,更没有拿着消防斧的疯子。他松了一口气,走到树荫下四处张望。清晨的阳光穿过厚厚的树冠,化为无数金色的光束,像珠帘一样挂在绿油油的叶片间。小鸟在树枝上蹦蹦跳跳,发出叽叽喳喳的声音。地面上除了青草还是青草。杰克弯下腰来,打算看看草叶上是否有残留的血迹或是别的什么——

一阵凉风从他脑后袭来。警察的本能让他及时蹲下,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但还没等他站稳脚跟举枪自卫,利刃就从他小腿的肌腱上划了过去。

剧痛让杰克全身僵硬。他的双腿失去了力气,于是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腥热的液体从伤口喷涌而出。不知是谁抓住他的后衣领用力一推,把他脸朝下按倒在草地上。他一面挣扎一面转过头去,却看到了那个披着黑雨衣的怪人——就连他的眼睛都漆黑色的,就像昨天在杰克脑海中所浮现一样。

他徒劳地挣扎着,但受伤的双腿却像两根烂面条一样使不出一点力气。黑衣人后退两步,从身后拿出了什么东西。他知道那是一柄消防斧,上头也许还沾满了鲜血。

“救命啊!”他大声呼号起来。“救命啊!!”

等等——就在远处,有一个人坐在石头上!太好了!“救命啊!”

那人慢慢转过头来。阳光正好照在他的脸上,于是杰克看到了自己的面孔。

不可能。这不可能。

趴在地上的杰克盯着坐在石头上的杰克。而坐在石头上的杰克也回头盯着他。

“救命啊!救救我吧!”

身后传来了黑袍的沙沙声,斧刃闪动着不详的寒光。坐在石头上的杰克像白痴一样往这边看了一会儿,然后跳起来,拔腿向相反的方向逃去。

“不——”

斧头砍下来了。最后一击并没有杰克所想象的那么疼。黑暗渐渐吞没了他的视野。

没错,他心想。我觉得昨天那人很面熟。当然了,因为那就是我自己。

“笨蛋。”他一面咒骂着一面合上双眼,再也没有……再也……
—————————————————————————————————————

杰克从噩梦中惊醒。最近他总是做同样的梦,但醒来后却总是想不起梦的内容。有那么一会儿他隐隐约约地记得在梦中有一个黑色眼睛的家伙,还有一棵树;但很快就连这些记忆的碎片都消失了。

他决定出去散散步,整理一下心情。但首先他得吃点东西。嗯……今天早上来点什么呢?

————————————————————————————————
片刻之后。

杰克正在小小的农场上漫步。

他已经忘记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从曼哈顿搬来的了,但那并不重要。这里可真是个环境优美的好地方!听哪,鸟儿正在树梢上唱歌,它们悦耳清脆的声音令人心旷神怡;极目远眺,只见碧绿碧绿的草场一直延伸到地平线上,与蔚蓝色的天空交接,活像一幅风景画。徐徐微风吹动着脚下翠绿欲滴的青草,带来丝丝凉意。

半个小时以前,杰克刚刚吃完了一顿丰盛的早餐——一杯鲜牛奶加上烤面包,煎鸡蛋和香肠——而现在他正哼着小曲在草场上漫步。啊!远离都市喧嚣的生活是多么美妙!他很高兴自己在退休后选择了这片农场安度晚年。这绝对是他一生中最明智的决定了!

他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下来,闭上眼睛,倾听风儿的细语。就在这时——

————————————————————————————————

在曼哈顿的一家小酒吧里。

时间已经很晚了,只有两个头发花白的男人还坐在吧台前。挺着大肚子的那位正大口大口地喝啤酒,而他身材瘦高的同伴却慢慢地呡着柠檬汁。刚开始两人都没有说话。末了,过了几分钟后,瘦高的男人打破了沉默。

“嘿,你听说了吗?杰克那家伙自杀了。”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儿?”

“几周前。是李警官告诉我的。他说杰克在自己的公寓楼里上吊了。”

“见鬼。那小子再过半个月就要像我们一样退休啦,不是吗?”

“他还留了张遗书,猜猜上头写了什么?【马林,对不起】。”

“这么说他还是对那事儿念念不忘喽。不过那也是他活该。要知道,眼看着自己的搭档被暴徒活活打死,却像个胆小鬼一样逃走——天底下哪儿有这种警官?”

“得啦,约翰。别责怪可怜的老杰克了。他已经去了天堂了。”

“啧。要我是上帝,准得叫他下地狱。没准他已经在那喽。”

“别开玩笑了。天堂,地狱——我只是说着玩玩罢了。现在已经是21世纪了,谁还信那玩意?”

“这就是你的问题了,爱德华。你没有信仰。”

“你的呢?是啤酒,威士忌还是香槟。”

“哦,闭嘴!”两人开始哈哈大笑。

“话说回来,这事儿也真可惜。杰克一直在拼命存钱,说是想买座农场。瞧瞧,他的美梦马上就要成真了,而他却偏偏在这当儿自寻短见。”

“是呀,到头来这家伙的农场还是没买成哪。你说他存的钱会给谁?是他前妻吗?”

“估计是。对了,再来一杯啤酒怎么样?我请客。”

“那我就不客气啦。”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