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笔短篇】《他和她》

《他和她》
By OCEANGREEN

“嗨!嗨?”

我将视线从眼前的报纸上移开,看到了站在面前的男人。只见他身穿花衬衫,背着大大的旅行包,一面用手背抹去额头上的汗珠,一面气喘吁吁地俯视着坐在道旁长凳上的我。

——游客。

“你好?”我抬起头来对他微笑——同时下意识地理了理保洁员制服的衣领。
“你好,你好!”他急匆匆地说,“请问那边的公厕什么时候可以用?”

我下意识地回头瞄了一眼身后的公厕入口。两扇房门上都挂着“清洁中——请勿使用”的牌子。当然,是我挂上去的。

他和她像壁虎一样贴在房门两侧的墙壁上。听到男人的问话,他们稍稍抬起没有五官的圆形面孔,面对我们的方向。很明显,现在并不是放客人进去的时候。

“请稍等一会。”
“现在里面有人在清洁吗?”

我当然可以撒个谎,告诉他自己的同事正在里面进行清洗工作。问题在于,这样一来他很可能决定站在原地继续等下去。

“没有。不过——”我犹豫了片刻。“供水有点问题。”
“供水?”
“对。我的意思是,没法冲水。水龙头也不管用了。”

在余光中,我看到他朝我挥了挥小小的拳头,而她则叉起了腰。

“那太糟了。”男人挠了挠头。
“可不是嘛。我刚刚打了电话,还在等维修员来呢。”
“可是我已经找了一个多钟头的厕所了。”
“真不好意思。”我尽量摆出一副充满歉意的表情。“要是不能冲水的话,厕所很可能堵住。我的意思是,公厕的水箱都不太好。”
“可我只想小便。”

我叹了口气。俗话说得好:哪锅不开揭哪锅。

“如果您方便的话,公园的另一头还有一个厕所。”我说,“比这个大多了。”
“我刚从那边过来。他们也在清洁。”男人的语气中透出了一丝焦急。“说真的,老兄,通融一下吧。”
“……这可有点为难。”我的大脑飞速运转。“……您瞧,是这样的——在修理之前,我必须把所有便池清理干净。如果便池里有积水的话,老板可不会高兴的。您明白吧?”
“看在老天的份儿上,老兄!我只想上个厕所。”
“真的很对不起。”

男人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愠色。我看着他困惑的表情,不禁对他感到同情。他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找他的麻烦,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只是一个人生地不熟,为了找厕所在公园里跑了一个多钟头的可怜虫。

“我一定得上厕所,老兄。你总不能让我在街边方便吧。”
“这……”我一时语塞。
“好——”他皱着眉头把手伸到背后,取出塞在背包侧兜里的矿泉水瓶。“我自己用矿泉水冲便池。这样行了吧?”

我悄悄地看向身后。他和她的脸都转向了我。他们没有眼睛,但我却感受到了他们目光中的寒气——这就是他们对我的最后通牒。

我没办法赶走他们,我想。当然,也不会有人帮助我——他们根本就不会相信我看到了什么。最关键的问题是,我每天都要进厕所保洁。万一……?

“好的,”我叹了口气。“不好意思,您去吧。”

男人嘟嘟哝哝地从我身边走过,拉开男厕所的房门。就在他的走进厕所的同时,他和她也从墙上溜了下来。他们像两道黑色的影子一般,沿着墙壁与地板滑行,紧随在男人身后。他没有看见他们。当然没有。

我屏住呼吸,静静地等待着。不一会儿,男人的声音从门后响起——

“老兄,我真不知道你是闹哪样。水龙头明明——”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他和她从门口溜了出来,蠕动着爬上墙壁,回到原位,不再动弹了。

我站起身来,一面注视着他和她,一面小心翼翼地走男厕,推开房门。“先生?”

没有回应。小小的空间在我面前一目了然——每个隔间都敞开着。洗手间里空无一人。我转身用手指碰碰他、又戳戳她的裙角。没有反应。

“满意了吧,该死的东西。”我用力关上房门,把“清洁中”的木牌摘了下来,扔到一旁。






评论(5)

热度(76)